懒癌晚期

【翔叶24h】记一次叶修买零食的经历

        狗血ooc预警。翔翔生日快乐!我爱翔叶!

       


        孙翔今天真的不开心。这是全轮回人的共识。

  为什么这个不开心前面还要加个“真的”来修饰呢?因为确实曾经出现过孙翔看起来不开心其实内心的烟花轰轰轰炸上天的情况。那是第十赛季过后,没拿到冠军也没追到叶修的孙翔看起来很颓,原本和他在某几种意义上同病相怜的周泽楷还想尝试安慰他一下,结果打开选手群就看见孙翔明着和大家一起骂叶修不要脸居然又退役,暗着却在假装隐晦地透露出一个让整个群除了苏沐橙以外的人都很想和他来几盘JJC的消息——

  我,孙翔,全场唯二和退役的叶修还有所联系的人。

  请自动代入狼人杀里“我,全场唯一真预言家”的语气。这种语气听起来实在是骄傲得不行,宛如幼儿园小班里唯一一个被老师在额头上点了小红点高高仰着头的小朋友,觉得自己简直carry全场,非常酷。

  整个夏休期轮回在游戏里几乎是处处掣肘,就连一向不对头的蓝溪阁和微草堂都在自家选手的授意下联手了,把三界六道折腾得苦不堪言。然而轮回内部也是一片血雨腥风,经理每天小心翼翼生怕队内矛盾引发血案,一群队员在头顶大佬的低气压和粗神经下瑟瑟发抖,江波涛夹在两大主力中间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周泽楷日常试图从孙翔嘴里套出叶修的电话号码,只剩下孙翔一个傻白甜天天抱着手机和叶修煲电话粥,时不时“嘿嘿嘿”笑两声,听起来确实是非常贱非常欠收拾。但电话一挂孙翔立刻又恢复苦大仇深的表情,开了电脑就冲着君莫笑的视频去了,仿佛人生除了叶修就只剩下君莫笑,最多再加一个一叶之秋。

  但这次情况不一样。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孙翔整个人由内而外散发出了一种委屈到极点的气息,大概就像一条失去梦想的金毛。至于孙金毛为什么这么委屈,源头依然还是那个以一己之力就能把全联盟都吓到抖三抖的男人。

  叶修不理他了。

  然而真实情况是,叶修自己也是懵逼的。现在他站在不熟悉的街不熟悉的路,手里提着一兜乱七八糟的零食,大腿上还挂了个拼命往他裤子上蹭眼泪的熊孩子。颤巍巍地举起手机,叶修绝望地发现,依旧没有信号。

  大概今天不是个出门买东西的黄道吉日?叶修这么想着,手在那个哭唧唧的熊孩子头上拍了两下:“小朋友,这条裤腿已经湿得不能再湿了,你要不要考虑换另一条腿擦擦泪?”小孩僵了一下,抱紧他的大腿大喊:“我才没哭!”

  叶修举手投降,在那兜零食里翻找半天划拉出一包干脆面来。他顶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满是好奇和探究的目光,努力放柔嗓音:“是是是小男子汉,你没哭。所以我们来做个交易吧,用这包干脆面和你换我这条裤子,你觉得怎么样?”

  小孩抽了两下鼻子,慢慢放开叶修的腿,拽住那包干脆面之后委委屈屈地擦了两下眼角:“……成交。”叶修觉得自己两条腿相当于单独洗了个澡,而且还搭上一条裤子,也很委屈,于是他蹲下来,对另一个委屈的小哭包说:“所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突然就多出来一个儿子了吗?”

  把时间往回推到半小时之前,难得出次门的叶修正在超市里晃晃悠悠买东西,正在心里比较着两款牛肉干的区别,突然人群中冲出一枚在海里泡过的小炮弹,抱住他的腿就开始哇哇大哭:“爸爸——”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儿子的叶修还什么都没搞明白,紧接着又是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追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翔翔!你让妈妈看看你呀!”

  围观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然而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叶修基本全程掉线,只听见小孩和女人一个“你走开我不听”一个“别跑了让妈妈抱抱”这样一来一回吵了十几分钟。最后叶修实在看不下去,带着小孩飞快冲到柜台结了帐之后趁女人不备带着人跑出了超市。一路上七弯八拐总算甩掉一群跟着女人来追人的家伙,宅男叶修只觉人生艰辛累感不爱,还要负责把一个哭到话都说不成的小朋友给哄好。

  “你叫什么名字?”叶修从衣服兜里掏出纸,开始给哭花了一张脸的小孩擦眼泪。小孩慢慢不哭了,开始一抽一抽地打哭嗝,哼哼唧唧地说:“我、嗝,我叫孙翔!”

  于是叶修的脑子和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都没接通的孙翔的脾气,一起炸了。


  直到切切实实地坐在小孙翔的家里,叶修才终于有心思去打量这个和他的准男友名字一模一样的小孩。越看叶修越觉得不可思议,实在和那个二十出头的孙翔太像了,无论是眉眼的轮廓还是嘴硬的毛病都如出一辙,结合即使在市区也没有信号的手机和完全不认识他的路人,叶修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他穿越了。并且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以怎样的方式回去。

  手指不自觉地摩挲了两下兜里的手机,叶修突然想起这还是那只大孙翔给他买的,再看看眼前鼓着脸抱着腿坐在沙发上一下一下打哭嗝的小孙翔,颤抖着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对叶修而言,上一次感受到这种从心底涌上的无力感,还是之前在兴欣的时候某次为了抢boss而和包子打配合。

  “好吧,孙翔小朋友。”叶修从另一张沙发上起身,走过来揉了揉小孙翔的头:“你们家冰箱里有菜吗?我去做点东西咱俩吃,还有,看在我都准备做饭给你吃了的份上,你介不介意先去帮我找条可以换的裤子?”

  小孙翔把头抬起来盯了他一会儿才开口,语速很快:“应该还有番茄和鸡蛋,我去给你找裤子。”说完也没管叶修听没听清,从沙发上跳下来就立刻跑进了另一个房间。好在叶修这段时间天天和那只大孙翔打电话,已经非常熟悉孙翔的吐字方式和性格,不仅轻而易举地听懂了小孙翔的话,还猜出了小孙翔的心理活动。

  ——绝对是害羞了。叶修挑挑眉,突然觉得有一丝难以形容的愉悦从心底升上来了。

  这厢叶修还在想办法和小孙翔交流一下与超市里发生的事相关的东西,那厢死活打不通电话的大孙翔委屈得快要打人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原本约好的时间叶修没有打电话给他,但孙翔的心情就是十分低落,以至于做日常训练时敲键盘都带了点狠劲,力度之大甚至吸引了周泽楷假装漫不经心扫过来的目光,还刷新了他的最高纪录。这本来是很能让孙翔开心的事,他一直很在意别人特别是叶修对他实力的评价,因此每次训练时有进步都会特意打电话告诉叶修,听着叶修装模作样给他鼓掌也能哈哈哈哈地笑大半天。

  但现在这种状况简直糟透了。孙翔想,他坐在轮回基地的楼道间里,握着手机发呆。作为目前联盟里和叶修联系最频繁的人(可能苏沐橙给叶修打电话的次数都没他多),这是他第一次给叶修打电话而电话没通。

  孙翔吸吸鼻子,决定做个伪装出去逛逛。其实现在的时间原本就是周末,只是每个人都在为了下一个冠军努力,而孙翔也只能假装自己很热爱训练天天来训练室报道。这种说法也不太对,他倒不是很抗拒在假期里训练,但这次不一样,他觉得自己就快要追到叶修了,因此对一切可能会对他和叶修之间感情升温造成阻碍的事情都不太乐意。最主要的是,最近叶修对他实在是给足了耐心,天天陪聊天陪指导陪打JJC,完全有把孙翔宠坏的嫌疑,所以这次叶修不接电话,孙翔就要格外不高兴一点。

  叶修那头时间倒过得快,完全没有大孙翔度秒如年的煎熬。没办法,他想不安分都不行,还有只嗷嗷待哺身世凄苦的小孙翔眼巴巴望着他,再怎么铁石心肠的家伙都受不了。更何况,这是孙翔,是未来联盟的新斗神,是一叶之秋的接班人,是叶修莫名其妙就喜欢上了现在还在追的准对象。

  没错,大孙翔之前那些VIP待遇,就是叶修追人时独树一帜的方式。一个大龄宅男想追人,除了对他好还能怎么办?孙翔又不像苏沐橙可以通过买买买来刷好感度,叶修只能苦逼兮兮自己想办法。只是现在脑子里除了追人,他还要思考另外一件事,就是怎么样才能在把自己送回去的同时安顿好小孙翔。

  这个问题一共有两个难点,一是回去,二是小孙翔。

  叶修不是什么科学家,对于时空穿梭之类的理论基本上就是碰巧在报纸电视啥的看到了就看两眼,从来没有深入研究过。但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也不管自己看不看得懂,在征得小孙翔同意后立刻开了电脑去找相关资料。结果当然是失败的,这些理论基本全都还处在起步阶段,对于叶修这种真枪实弹亲身上阵的人员完全不具备参考价值。不过就算找到了回去的机会……叶修看了看趴在他身边乖乖写作业的,只有八岁大的小孙翔叹了口气,这叫人怎么放心。

  孙翔的身世从超市那天的事就能看出狗血的属性,叶修没多问,只是在接下来很长一段回不去的时间里给小孙翔又当爹又当妈,除了日常起居衣食住行之外偶尔还要重拾小学课程教小孙翔做作业,整个人非常有奶爸风范。日子一长,叶修想回去的心思也不得不渐渐歇下来,他现在每天都以小孙翔为中心在超市学校和孙翔家来回跑,不仅渐渐把之前不合理的作息都纠正过来,而且根本没时间去想时空穿梭的事,只是偶尔做饭或是打游戏接单赚钱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个二十多岁的大孙翔,只好默默捂住心口咽下一口老血。

  ——不知道那边他们都怎样了。叶修这么想着,一边出门去以哥哥的身份给小孙翔开家长会。

  这个他们包括了很多人,比如他的父母,比如叶秋,比如苏沐橙,比如孙翔。



  孙翔随便找了条路走啊走,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就是闷着头脚步不停。他戴着口罩和帽子速度又快,在所有人都因为寒冷而步履匆匆的街道上也没显得突兀,一时间居然还没有粉丝发现他。倒是孙翔很快就发现,他确实不应该出来,一出来逛他反而更觉得委屈。

  整个上海铺天盖地都是给他庆祝生日的活动,但他喜欢的人却连他的电话都不接。

  孙翔觉得自己有点想哭。

  天已经渐渐黑了,孙翔决定回家。他现在一个人住在上海,平时也懒得和那对不称职的的父母联络,战队的聚会中午已经去过了,现在他只好自己回家。回家了就和叶修告白,孙翔是这么想的。即使叶修不理他,孙翔也还是想试着送自己一份生日礼物。

  结果下一秒礼物从天而降。手里捧着个小碟子还装着块蛋糕的叶修凭空出现在他面前,身上只穿了很单薄的一件毛衣,还保持着一个手里捏着叉子准备喂人的姿势。

  两个人都被吓了一跳,站在街道上面面相觑。片刻后叶修先反应过来,叉了块蛋糕往孙翔嘴里塞:“来来来,生日快乐生日快乐,哥亲自动的手,尝一下?”孙翔呆呆地盯着他,呆呆地吃了蛋糕,呆呆地嚼了两下,突然伸手把叶修抱了个满怀:“我喜欢你!”

  叶修在孙翔抱过来那一刻立刻把蛋糕举过了头顶以防奶油蹭他俩一身,这会儿听着孙翔的表白难以抑制地笑了起来:“那敢情好,要在一起吗?”两个人试探着蹭了蹭鼻尖,最后孙翔摘了口罩接了个吻。孙翔领着叶修随便找了家店买了件厚厚的外套,两个人牵着手,就像那个过去的时空里叶修领着小孙翔回家一样,回了这个时空里孙翔的家。

  后续:

  1。“你是不是考虑给我解释一下,就买个零食,你是怎么从北京买到上海去的?”

  “……”叶修对着电话里叶秋的质问,无语凝噎。

  2。“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孙翔委屈,抱着叶修蹭来蹭去。

  “因为我在哄一只小哭包。”叶修这么回答。然后在孙翔充满了醋意的询问里笑到说不出话。

  3。回到过去。

  十三岁的孙翔过了生日之后,总觉得生活里有些不对的地方。就好像曾经有个什么对他很重要的东西,如今却不知去了哪里。他使劲地回想,却只能勉强忆起一双温柔的眼睛。

  ——大概也没什么好在乎的吧。他这样想着。

  几年后,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一叶之秋的战斗视频。

  也许是着了魔。

  ——孙翔觉得他丢失已久的半个世界,回来了。

评论(8)
热度(167)

© 在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