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快新】爱夜

交党费交党费。
欢迎收看“题目与内容一点关系没有”系列。
一小时手机短打。
感谢能把这篇玩意儿看完的您。笔芯笔芯。


要如何形容你。

我抗拒的恋人,我钟情的宿敌。


即便他们拥有几乎完全一致的面庞,但黑羽快斗仍旧偶尔会盯着报纸上那位“救世主”的照片发呆。即使刻意去模仿伪装,他也无论如何都学不来工藤新一那种沉浸在血肉里的优雅。

虽说作为怪盗基德时他是万千女性心中绅士的不二人选,可这和工藤新一的风度又截然相反。他的优雅是浪漫的外露的,是少女发间的红玫瑰,而他的宿敌的优雅却是精准而内敛的,是美人身后的明月光。

这种颇具个人特色的优雅在他成为江户川柯南后也丝毫没有改变。黑羽快斗曾数次旁观他在旁人束手无策的危局前运筹帷幄的模样,于是脑海中想要窥测他自矜冷淡外表下不为人知内里的欲望便愈发强烈。

他对所有女孩都一视同仁——除了那位青梅竹马的兰小姐。在多次试探后得到如此认知的黑羽快斗没由来地烦躁,却把这一切都归咎于毫无进展的对新魔术的研究。

终于有一天,正处于青春期的银翼魔术师从床上掉下来,躲在卫生间边搓内裤边红着耳朵回味自己人生中的首次春梦——

那张与他几无二致的面容泛着潮红,鲜嫩的花瓣凌乱地沾在两人的发上身上,少年的身体盈满水汽和欲望,承载了他所有秽艳的妄想。

他们含着花瓣接吻。

黑羽快斗盯着镜面中的自己,不自觉地舔了舔自己的虎牙。梦里那个人的嘴唇是玫瑰一样的柔软又甜蜜,偏偏眼眸又像月色下的海洋,宝石般冰冷而明亮。

他环住他单薄修长的身体,像环住一团雾气。


第二日骨子里仅仅是个高二生的怪盗在天台与昨夜肆无忌惮搅乱他睡眠的家伙狭路相逢,面对难得恢复了本来面貌的名侦探险些微微一硬以示尊敬。

“宝石拿过来。”啊,名侦探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可是在梦里,那个黏稠混乱又甜蜜的梦里,他明明就是一块柔软到几乎要融化的糖果,一朵盛开在他怀里的花。

“唉,新一就不能稍微热情一点吗——”魔术师随手将价值连城的珍宝扔过去,蹲在天台上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哈欠。“说起来你怎么变回来了?解药研究出来了?”

西装革履的少年罕见地有些吞吞吐吐:“这只是暂时性的,嗯,有些事情……”

他看起来很紧张。黑羽快斗敏锐地察觉到侦探不自觉地攥紧了衣角,只觉得心脏也跟着被一同死死攥住。又是要赴和那位兰小姐的什么约定吧,哈。烦躁,烦躁,烦躁烦躁烦躁——

“你不着急吗,就这么把有限的时间都花在我身上?让女孩子等急了可不好。”黑羽快斗听见自己强作镇定的声音。嫉妒的毒牙已经刺穿了他的后颈,操纵着他像操纵一个木偶。

都怪那个梦。都怪那个梦里的你。

“什么女孩子……”工藤新一皱着眉看他。啊,即便如此依旧心动得令人有想要亲吻的冲动。

欲望先于理智控制大脑做出了不可挽回的行为。他望着近在咫尺的冰冷明亮的宝石,唇齿间全是玫瑰一样柔软甜蜜的香气。

和梦一样。

我在做梦吗?我在做梦吗?

怀里的人像一团雾气。这团雾气也拥住了他。

他听见一世界烟花炸开,警笛也泛着巧克力的香气,名侦探小声又无奈的叹息可爱得像草莓冰淇淋:“我本来想和你告白的……这样正式一点。结果又让你抢先一步啊。”

这不是梦。梦怎么能比这更美好。

他贪恋地寻求爱人的体温,不知疲倦地讨要拥抱和亲吻,最后直接将另一件独一无二的宝物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回了家中。

少年在床笫间盛开。

他指尖嵌进他肩颈。天翻地覆里月色摇曳,灼热空气像河水一样流淌。他把梦在现实里,在他身上再做一遍。

交缠间他反复呢喃爱语,像信徒对神明倾诉虔诚。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爱你。”


在午夜    我饮下你眼底的泉
我的惊鸿一瞥
告诉我    你是从何处来

在清晨    我拾起你枕边的花
我的一生心动
告诉我    你要往何方去

在黎明    我亲吻你额上的星
我的寻寻觅觅
告诉我    你钟爱过的人

在黄昏    我握紧你指尖的火
我的半身灵魂
告诉我    你要如何爱我

评论(6)
热度(89)

© 在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