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安柯】想太多(沙雕慎入)

感谢 @降谷零怎么这么苏ww 提供的灵感!
第一次尝试写安柯/降新
有安室透/降谷零对江户川小朋友的真实身份有一定怀疑但完全猜偏的私设
本篇中因为吃醋透子的智商已经跌破了人类极限(x)
不ooc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沙雕文沙雕文沙雕文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好孩子不要想东想西
感谢看完这篇玩意儿并表达了喜爱的您


——是说,即便是拥有相同爱好相似性格的远亲,那小家伙也委实同他的高中生名侦探表哥太过亲密了些。

在某次的案发现场,作为弟子而跟随毛利小五郎前去的安室透望着缩在角落里举着手机的男孩,忍不住这样想着。

他知道这是那小孩几乎每日都要做的功课——和他目前远在国外查案的表哥工藤新一通话。有时似乎仅仅是一些兄弟俩的闲聊和关切,但更多的时候他却更像是在向崇拜的偶像表达仰慕之意的后辈,总是在将自己的想法同兄长商量并得到肯定过后才会找个合适的时机,大费周章地把真相铺开在所有人的眼前。

这几乎已经成为了每次破案时江户川柯南必做的一种仪式——起码在他以安室透的身份参与案件时是这样。至于作为降谷零和波本的时候还要更惨,“波本”大概只能得到小侦探一脚精准命中头部的死亡射门,并且事实上两人并没有在有降谷零出现的场合见过面。

安室透其实已经关注这个聪慧理智得有些不正常的小孩很久了。

显然,就从冲矢昴的那次事件来看,江户川柯南与工藤一家,或者说与工藤新一之间一定还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但这关系具体是什么,他可谓毫无头绪。

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从平日里江户川那小孩的表现入手去做一次推理。

想想看,能让一个六岁的孩子亲近到几乎每天都要打一通跨洋电话、信赖到从不怀疑对彼此所说出的任何结论,甚至能够直接做主将对方的房子租借给一个陌生人的关系,会是……?

玻璃杯应声而碎。顾不得一旁榎本梓的关切,得出了一个堪称恐怖的结论的安室透只觉得五雷轰顶。

他难以自持地打了个寒颤,喃喃自语道:

“原来……是私生子吗……”

“阿嚏——!”

正窝在沙发上看书的江户川柯南揉了揉鼻子,深刻怀疑自己的免疫力或许也因为APTX4698的作用下降了。最近并不是流行病多发的季节,然而他一天却总是会打好几个喷嚏。

看来是时候向小兰要些感冒药吃了。他这么想着,电话就响了起来。那头正是毛利兰满是歉意与无奈的声音:

“抱歉柯南,爸爸他又喝醉了……我现在要先去妈妈那里把他接回来,到家大概会很晚,我和安室先生联系一下,你就去咖啡厅吃晚饭好吗?如果我实在赶不回去,今晚可能还要你住在他家或者阿笠博士那里了了,你记得不要给人家添麻烦哦。”

“好的小兰姐姐!”

虽说并不是很想和那个难缠的家伙有过多的接触,但作为“江户川柯南”的他只是一个知识面广阔运气比较迷偶尔有点皮总体上来说还是很听话的小孩,这种时刻当然不能给“小兰姐姐”额外添乱。

不过,其实我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啊……他叹了口气,换了运动鞋下楼去了。

一进咖啡厅,就对上卧底先生那复杂又隐约透露出迷茫的眼神。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晌,还是他率先开了口:“安室哥哥晚上好!”

安室透就在他面前蹲下来,做了个深呼吸才回答他:“晚上好柯南,今晚吃咖喱饭可以吗?”之前是从来没往这个方向想过,不过今天这么仔细一看,他和工藤新一长得还真是像……所以没错了,果然是私生子吧!

并不知道面前这位脑回路清奇的卧底先生又莫名其妙地推理到了奇怪地方去的小侦探乖巧地点点头,继续伪装成一个乖宝宝。

还没等安室透把他抱起来放在吧台边的高脚椅上,他的手机先响了。对于某几个“一打电话十有八九是要搞事情”的家伙他是设置了特别铃声的,这个声音柯南一听就知道是住在他家的赤井秀一,但因为怎么看FBI怎么不顺眼的安室透就在身边,他没办法直接接电话。

“呐,安室哥哥,我可以出去接一下电话吗?”

“当然可以,是谁的电话?”安室透立刻再次想起了那个结论,决定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

“是新一哥哥!”面前的小孩兴高采烈地回答。作为女演员的儿子,工藤新一似乎遗传到了有希子的天赋,飙起演技来居然还真把安室透给蒙过去了。望着小孩站在马路边抱着手机打电话的背影,安室透几乎有了想流泪的冲动。

恋童癖也就算了,还有了一个比自己小十几岁的未来岳父……这人生还过个ball啊!

从FBI的手中得到了一份重要情报的小侦探心情可谓无比愉悦,这让他对于安室透那诡异的情绪变化的感知能力有些许的下降。

夜晚两人并排躺在床上,已经习惯于幼童模式生物钟的柯南小小地打了个哈欠,一抬头却恰巧又和公安头子探究的目光撞个正着。

只有他们两人的时候他虽说还不能完全信任对方,起码不用一直装乖乖牌:“看我干嘛。”他已经懒得把对方放在他腰部的手掌再次拍掉了,反正过不了两分钟就又会摸上来。虽说这货一直对他有超乎寻常的执念,但被这种热烈到几乎有所实感的目光凝视着还是头一遭。

安室透简直难以启齿。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接下来的发言都是绝对隶属于变态范畴的,但为了下半生的幸福,不论是作为安室透降谷零还是波本,都必须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

“柯南,你与工藤新一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哦豁。这怕不是要掉马。

立刻睡意全消的伪小学生真高中生名侦探干笑着试图打个哈哈混过去:“啊哈哈安室哥哥你在说什么呢,我和新一哥哥当然是……”

“不要骗我了,起码在这件事上对我坦诚些吧。”他抚上怀中正睁大双眼瞪着他瞧的小孩的脸颊,露出一个属于降谷零的、有些疲惫却又如释重负的笑容。

“工藤新一……其实是你的父亲吧?”

……哈?

哈?????

第一次得知自己其实是自己的爹的工藤新一已经完全失语了。他僵在床上几乎一动也不能动,看在另一个也在床上的人的眼中就是被自己说中了的心虚的表现。

降谷零伸手把小孩单薄的身躯向自己怀里又搂了搂:“虽然我不知道工藤去国外具体都做了些什么,但除了和组织相关的活动,应该也有一部分是与你的身世有关的吧。”

“啪——”

下一秒他就被打了。

江户川柯南同学使出了这一年级小学生的身躯所能输出的最大力气,给脑袋不太清醒的公安头子的脸狠狠来了一巴掌。他已经不知道是该大骂眼前这人是个变态神经病好还是该庆幸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好了,内心唯一的想法就是这家伙是真的很难搞,不管从哪种意义上来说。

“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笨蛋啊——!!”

被迫见证了人类智商全新最低点的诞生的小侦探如此怒吼。


这是一切都尘埃落定之后。

当着降谷零的面,江户川柯南吞下了解药,在瑟瑟发抖的对方惊恐的目光中对他露出了一个属于工藤新一的笑容。

“现在,自称恋人就是这个国家的公安降谷先生,我们来谈谈关于某恋童癖蓄意当着家长的面对我儿子下手的问题……如何?”

评论(24)
热度(163)

© 在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