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癌晚期

【安柯】TROUBLE MAKER

我流安柯/降新(所以tag到底该怎么打)
有两人已经彼此交过底的私设
感谢 @Orange Toxian 小姐姐的课程表!是点梗www
两个恋爱笨蛋甜腻腻的故事
感谢看完了这篇玩意儿并表达了喜爱的您



“所、以、说——”

“你下次再给我不顾后果去追犯人,我就没收你一个月的黑咖啡和柠檬派。”

十七岁的高中生侦探顶着小学生的身体瑟瑟发抖,一半是被脸比起正常状态又黑了好几个色号的公安先生那恶鬼般狰狞的表情吓的,一半是高烧状态下不受控制的生理反应。

江户川柯南简直委屈死了。人在生病的时候总要格外脆弱一点,尤其是亲近的人就在身边的场合。恍惚间他有种自己似乎真的连心理也一同回到六岁的错觉,下一秒鼻头一酸,不知怎的就悲从心头起,泪啪嗒一下掉下来。

不自觉地拿出了领导气势还准备再多训几句的安室透被小恋人这一哭硬生生把话噎回了肚子。再生气也抵不过把整颗心脏都泡得酸软的无奈和心疼,他俯下身去,摸摸男孩的额头:

“头还痛吗?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其实不仅是头痛。

他整个人像被架在篝火上不停翻烤,身体每个部分都又胀又疼,和吃了APTX4698解药的感觉颇为类似。除此之外还有头晕,腿上那道被树枝挂出的又深又长的伤口也在绷带下发痒,这就是他吃过药却依旧无法入睡的原因。

“零——我睡不着……”

或许真是烧糊涂了,工藤新一这么想着。他现在前所未有地想要撒娇,一时不慎竟连敬称都忘得一干二净。他当然不会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惹人怜爱的样子,身负重担且实际年龄远大于外表模样的少年总是独立得让大人们束手无策,但不论是十七岁还是六岁其实都应该是有充足理由和条件去幼稚的阶段。

……这他妈还能说什么。降谷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怀疑床上这小孩根本就是上帝派来惩罚他说太多谎话又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刽子手审判长芳心纵火犯。他为男孩换了一条冷毛巾,手掌抚过滚烫的脸颊:

“真是意外的坦诚啊——不过比起这种补救措施,不如尝试一下平时更依赖我如何?”

“才不要依赖你这个大骗子……”小侦探带着未干的泪痕对他迷迷糊糊地笑了笑,“被你卖了还要帮忙数钱之类的事,不干不干。”

这个时候的他终于像个孩子了。床边的大人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柔软表情,脱了外套后也躺上床,把小小的滚烫躯体搂紧。

“小麻烦鬼,谈个恋爱还想这么多。”

“嗯……倒不如说,是因为零……是那种在两性关系方面似乎不太让人放心的人?”

“哇真是难得听柯南这么叫我,身体恢复之后如果也一直像这样称呼就好了——以及什么叫‘让人不太放心’?难道我看起来很像是会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类型吗?”

“我原来一直以为你是那种能同时和好几位女性交往而滴水不漏的类型……毕竟有三个身份呢。”小孩把头埋进他怀里,断断续续的笑声听起来有一点点闷。

“喂喂,这算人身攻击了吧!”卧底先生简直哭笑不得,对小家伙记仇的认知更上一层楼。怎么发了烧反而对这些东西记得更清楚了,虽然那次伪装把他吓到是纯粹的恶趣味,但是明明在交往之后也有好好道歉啊。

“而且,真要这么说的话,新一才是那种四处留情的家伙吧。不说FBI那帮糟心的混蛋,居然连组织里都有想要保护你的人,魅力很大嘛我的男孩。”

波本一开始怎么也没想到,贝尔摩德的条件居然是让他在执行任务时不能伤害那两个孩子。曾经他还在暗地里吐槽过这女人作为反派那不合时宜的母性大发,结果最终铁骨铮铮如他,依旧没能逃脱小侦探那堪称魔性的吸引力。

半天没听见回音的降谷零一低头,立刻被小朋友乖巧的睡颜俘虏了。于是他舒展开身体,决定享受一个难得的、能够和恋人相拥的安宁午觉。

晚上熬点粥给他喝吧,睡醒起来了要记得让他吃药……思考着这些对于那三重身份的无论哪一个而言都太过于平凡的甜蜜琐事,拥抱着软肋和铠甲的男人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我小小的TROUBLE MAKER啊。

——多谢你的到来……让我这个已经到了崩溃临界点的白痴第一次感受到,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的被爱者的幸福。

——这次就先放过你吧,但是如果下次再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就算撒娇也没用了喔?





评论(18)
热度(79)

© 在野 | Powered by LOFTER